目前分類:長篇奇幻 (24)

瀏覽方式: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

「啊!舞會開始了。」

聽亞瑟這麼一說,艾莉特才察覺不知何時,一陣柔和的音樂自大廳前方傳來,會場眾人逐漸移向兩側,讓大廳中央空出場地。緊接著,已有舞伴的成對男女開始往中央前進;而尚未配對的人們則到處尋覓,希望能找到共度一曲的伴侶。

整個大廳頓時陷入暨寂靜又熱鬧的奇特景象。

艾莉特好奇觀察著身邊來來回回的人們,突然眼前一隻有禮貌的手伸過來,一道溫柔的聲音傳來:「冒昧請問這位美麗的女士,願不願意與在下共舞一曲?」

「咦?」艾莉特定睛一看,才發現原來是亞瑟,他正露出俏皮地笑容向艾莉特眨著眼。

「可…可是我不會跳舞啊?」艾莉特還驚魂未定,亞瑟已然牽起她的手往中央走去。

文章標籤

執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3) 人氣()

此時艾莉特注意到,不只盤子是銀制的,連叉子也是銀叉,似乎在防範些什麼。

「哈!德諾、菲力你們不用爭了,朕向來最信任你們,因此朕相信德諾準備的食物一定沒問題。不過既然菲力有這番心意,那朕也不會辜負,之後朕的食物就由這位……」亞瑟暫時將話打住,等著菲力介紹眼前的少年。

「這是臣的小兒子,麥斯。」菲力隨即接話。

「麥斯是嗎?好名字。」亞瑟點點頭,順手從盤中叉起一小塊乳酪蛋糕放入口中。

「嗯嗯好吃,艾莉特妳也吃一個吧!」由於宴會並不非常正式,因此亞瑟邊品嘗著蛋糕,邊以含糊不清的說著,似乎不會不合禮儀。

不等亞瑟說完,麥斯很快就叉起一個水果遞給艾莉特。

文章標籤

執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8) 人氣()

 

 

「恭迎陛下!」

亞瑟牽著艾莉特走入會場,原本還喧嘩不已的會場頓時鴉雀無聲,隨即眾人默契十足地面向亞瑟敬禮,異口同聲對皇帝陛下致敬。

艾莉特第一次見識到人們對皇帝的畢恭畢敬,忍不住感到困惑。

這樣莊嚴而略顯繁複的禮節與她心中認為的情景截然不同。

文章標籤

執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8) 人氣()

 

 

 

「這裡是……?」一下馬車,艾莉特就被四周壅擠的人潮給震懾。

絡繹不絕的馬車自四面八方疾馳而來,無數名姿態高雅、服飾高貴、甚至打扮有些誇張的王公貴族們陸續在僕役的帶領之下走出馬車,隨著迎接賓客的僕役走進皇宮前方的庭院之中。除了王公貴族,在場也有許多人們打扮樸實,艾莉特猜想他們應是隨從或僕役這類人物。只見那些人忙進忙出,除了接待貴族和賓客們,也要指引路途、安頓車馬、維護秩序、整理場地等,十分忙碌。

人來人往,繁忙與熱鬧堆疊成沸騰的喧囂,卻絲毫無法動搖與人們同樣置身此地的雄偉。

文章標籤

執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6) 人氣()

 

叩叩叩!一陣急促的敲門聲傳來,將艾莉特拉回現實。

她這才發現瑪拉和安娜都關切地看著自己。

「您沒事吧?」安娜扶著差點跌倒的艾莉特,憂心忡忡。

「啊…嗯,我沒事。」艾莉特用力搖頭,試圖把剛才的畫面甩出腦海。

「太好了,老身擔心死了。」瑪拉鬆口氣,輕撫著艾莉特的背部。

文章標籤

執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8) 人氣()

 

侍女最後在眉毛補上一筆,將手中的瓶瓶罐罐放回桌上,順手拿起一面鏡子遞給艾莉特。

瑪拉左望右看,滿意地直點頭:「哇!小公主,您真是太好看了。」

艾莉特靦腆一笑,看著鏡中的自己。紅色的頭髮光鮮亮麗,不像以前一樣因整天躺著而蓬鬆雜亂。白皙的皮膚上妝之後粉嫩光滑,搭上狹長的眉毛和紅潤的嘴唇,簡直和剛才的自己判若兩人。

尤其是這一身深紅亮麗的晚禮服,配上粉紅色的薔薇,襯托出艾莉特婀娜多姿的身材,讓她自己都為之驚豔不已。她完全沒想到,拆掉繃帶的第一天就打扮得如此美麗。

「謝謝妳,瑪拉。」

文章標籤

執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5) 人氣()

 

夜闌人靜,落地窗外星夜燦爛,映照在鵝黃色的床鋪之上。偌大的床上躺著兩個身影,一男一女,兩人之間以隔了一個長型抱枕做為不容越線的楚河漢界。

經過一天疲憊與折騰,艾莉特已進入夢鄉,可是同床的少年卻自睡眠中醒轉,輾轉難眠。

亞瑟睜開眼,看著手腕閃閃發亮的純金手環,以及那顆剔透晶瑩的方形祖母綠。他想起剛剛的夢,夢中他見到了孩提時的自己。

看著小男孩悄悄趴在窗沿,偷瞄著母親那張冷漠的側臉。亞瑟明白,那雙美麗的紫藍眸盼總是幼時他最欣羨著迷的渴望。

他多麼希望那雙眼能正視自己,關懷凝視著自己,即使只是矯情做作也好。

文章標籤

執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0) 人氣()

「原來,瑪拉是女侍長啊!」艾莉特鬆口氣,還真是白白操心了一場。

眼前是位有著一把年紀,打扮樸素的大嬸。

那帶有魚尾紋的眼睛總是笑瞇瞇地彎起。而她舉手投足間,總散發出一股親切和藹的氣氛,像是母親一般的氣息。

「小公主,要換藥囉!」瑪拉用她那獨特的大嗓門說道,並把濕毛巾放進水盆裡,隨後拿起一瓶裝著奇怪液體的瓶子。「可能會有點痛,要忍耐哦!」

「恩!」艾莉特點頭,任由瑪拉在她身上塗抹奇怪顏色的藥水。

「小瑟終於也到了這個年紀。」瑪拉一邊把濕毛巾放進水盆裡,隨後拿起一瓶裝著奇怪液體的瓶子,一邊自顧自地說道:「之前還在擔心他這麼愛玩,都長不大。看樣子他也長大成人,是時候娶個妃子了呢!」

文章標籤

執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7) 人氣()

感受到全身上下傳來的激烈疼痛,少女忍不住呻吟了一聲,意識逐漸清醒。她緩緩撐開沉重的眼簾,眨了眨眼睛,試圖適應眼前明亮刺眼的光線。

這裡是……哪裡?

最先映入眼簾的是一張漂亮的床鋪,上面鋪滿許多高級的絲織品與各式各樣的裝飾。床的四周放置了很多飾品,裡面大多數是奇特或是珍稀的玩意。稍微打量一下床鋪之後,少女很快轉移視線。她發覺自己置身於一間寬敞而舒適的房間,採光照明十分充足,整體裝潢也只能說是美輪美奐、無懈可擊。簡而言之,這間房間予人一種高尚而優雅的貴族氣息。

她轉動脖子,想要更進一步觀察周遭,視線卻和剛進門的少年迎面撞上。

「哇!」少年像是看到寶物一般活蹦亂跳地跑到床沿,興高采烈的神情自臉上表露無遺:「妳終於醒了,真是太好了!」

聽著少年說話,少女察覺這種口音似乎有點奇特,雖然她一字一句都聽得懂,卻對那些話卻感到莫名陌生。

文章標籤

執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0) 人氣()

陰暗濕冷的監牢中,一間間囚房以生鏽欄杆粗糙區隔,彷彿地獄一般充滿死氣,無數奴隸們在這裡等待毫無光芒的未來。

被買走,或者等死。

然而在最角落一間特別的牢房中,加粗加厚的鐵條鎖著難得一見的奴隸。

少女毫無生息倚在牆角,原本美麗的臉龐削瘦凹陷,更別提佈滿全身的傷痕。在這樣充滿悲哀與絕望處,少女只是兩眼無神地望向遠方,看著遙遠的彼方。

「艾莉特,快逃!」

少女的身體抽蓄一下,是誰?誰在叫我?

文章標籤

執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0) 人氣()

 

「………精靈!」

主持人大聲吶喊,同時翻開最後的簾幕。只聽聞會場所有人無不驚嘆,一陣騷動後人人都目不轉睛瞪視著台上,被那關在推車裡面的身影所深深吸引。

亞瑟瞬間像是失神一樣,整個人完全被台上的美麗身影所攫獲。

一名有著白裡透紅肌膚,艷紅色長髮的精靈正閉起雙睛沉睡在推車之中。

精靈的雙手雙腳都被繩索綑綁住,除此之外,她似乎也受傷不輕,身上仍然滿是怵目驚心的紅色傷痕。但從外觀看來,她應該擁有一張美麗優雅的臉龐,以及寶石般的迷人眼眸。但這些對亞瑟都不重要。他在意的是那名精靈似乎是和自己歲數相仿的少女。亞瑟感覺到自己的心臟砰砰跳著,全身因緊張而發燙,甚至微微顫抖。

文章標籤

執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6) 人氣()

 

「拍賣會好像還要一段時間才開始,不如先點些食物。」

路法西卻不擔心,他隨興翻著侍者遞來的菜單,一下子就點了好幾道。

「這個…這樣會不會太沒戒心?」路法西這個舉動連亞瑟都看不下去,擔憂地問。

「放心啦!要害我們早就下手。」路法西笑笑:「倒是陛下,您也吃一點吧!所有食物草民都會請僕役先試過毒,請陛下安心食用!」

亞瑟正想回絕,無奈肚子早已咕嚕嚕地做響,加上菜單上的美食佳餚又有別於宮廷,有更多異國風味料理,讓他忍不住點了幾道。

文章標籤

執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9) 人氣()

 

 

「現在怎麼辦。」

「敵明我暗,憑草民之力斷無法助陛下脫困。」路法西瞄了瞄週圍,隨即拿出邀請函,「不如稱了黑市公爵之意,參加這場拍賣會,如何?」

「不…」維斯正想拒絕,卻被路法西打斷。

「不入虎穴焉得虎子。況且若傳言屬實,黑市公爵擁戴皇帝陛下,那他又怎麼可能會傷害陛下呢?依草民之見,參加拍賣會是最好的方法了!」

文章標籤

執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4) 人氣()

 

糟了,是陷阱!

維斯心中暗道不妙,他抓著亞瑟的手,緩緩朝反方向走。

忽然亞瑟的眼角好似瞥見幾道人影,正從道路前方朝著兩人走來。

維斯也發現那幾人,他全神戒備,隨時準備向其他騎士發傳達訊息。

正當他將手放在腰際,擺出戒備態勢時,才發現大事不妙。他的劍,早已交給那名拉達佩斯的學徒。

文章標籤

執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6) 人氣()

 

「拍賣會?」亞瑟好奇地打開信封,抽出裡面的紙和維斯一起觀視。

他翻了翻邀請函,疑惑發現裡面居然沒有寫上時間地點,連邀請人都沒有署名,還真詭異。

「地點就在附近,請容小的帶您過去。」商人親切和藹。

「好啊!去看看拍賣會也不錯,走吧!」亞瑟爽快答應,一想到晚上還能在外溜達而不用回皇宮,他的精神就全來了。

「悉聽尊便!」東尼微笑著說。

文章標籤

執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8) 人氣()

前情提要:

與冒險者告別後,亞瑟決定前往兵匠街為維斯修補配劍,正巧撞見仗勢欺人的稅吏。

好不容易平定雙方衝突的亞瑟等人受邀進入年輕兵匠的店鋪中,不料卻被兵匠識破真實身分.......?

------------------我是分隔線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 

 

文章標籤

執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9) 人氣()

 

「各位,請住手。」見狀,年輕兵匠跳出來喝止。

「這位義士,抱歉連累你了。」年輕兵匠走到維斯前禮貌地說:「但這名稅吏平時暴行太多,如此處理恐怕無法讓眾人滿意。況且我們這種行為已經算是叛亂,傳到官員耳中只怕不會有什麼好下場。不如將他交給在下,剩下的讓我們自行處理!」

「你們打算如何?」

眼見情況有些失控,維斯謹慎問道。

「將他帶到威靈頓侯爵那邊,請他老人家做出判斷。」年輕兵匠提議。

文章標籤

執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2) 人氣()

 

「住手!」

亞瑟終於看不下去,大聲喊道。

「你什麼人啊?」稅吏打量一下亞瑟,發現只是一名小孩,立刻就露出鄙夷的神情。他看也不看亞瑟,「別理他,繼續給我打!」

「你聽不懂『住手』這兩個字嗎?」

主上被人小覷,這讓維斯極度不快。不過就算亞瑟沒有出面,維斯也不打算保持沉默。凡是在外敗壞王族名聲之人,他都發誓過不會輕易饒恕。

文章標籤

執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8) 人氣()

 

走出店鋪後,亞瑟與維斯一路往城西方向走去,終於到達城西著名的工匠街。

兩人一路往工匠街深處前進,最後來到了兵器街道,果如傳聞有許多兵器店鋪,可以看見許多兵匠師傅正在店鋪中打造著各式兵器。

兩人看了許多家兵鋪,但似乎都不像大地之子所述之店。

他們一路向前,漸漸來到人煙稀少的街道盡頭,眼見再往前進就要抵達城西邊境。正當他們陷入困頓時,兩人赫然發現眼前有人正陷入爭執,調皮的亞瑟立刻跑過去湊熱鬧。

左邊是一名年輕小夥子,正拿著鐵鎚,站在自家兵器鋪前面。右邊道路上則站著衣著華麗的官員,看他的裝扮似乎是專門替貴族收取金錢的稅吏。而兩人四周,早有不少兵匠遠遠站著觀看,似乎猶豫著該不該淌這個渾水。

文章標籤

執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7) 人氣()

 

亞瑟糊里糊塗走入店內,後方維斯則強壓昏沉的頭腦,擔憂地跟進。只見店舖內擺放著許多陳舊的書籍和物品,上頭積了一層厚重的灰塵,似乎許多沒人整理。

而白袍老者就站在店舖的最深處,他的四周擺放了各式各樣詭異的物品,包含了符咒、古書、娃娃、蠟燭、稻草人、蜥蜴乾,以及裝著不明物品的瓶罐……等等。

亞瑟著魔般走到老者身前坐下,而維斯則努力想保持警戒。兩人正前方放著一顆偌大的水晶球,透明的球體此時正反射出亞瑟和維斯的臉孔。

「好酷喔,難不成你是巫師?」亞瑟看著水晶球,逐漸清醒,他這才好奇地觀望四周,覺得神奇有趣。

白袍老者微笑,他拉了拉兜帽,一股銳利的眼神自下方直射而出,彷彿能穿透亞瑟軀幹,看穿其心思。

文章標籤

執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3) 人氣()

1 2