夜深人靜,山坡上壯麗雄偉的古堡,此時三個人影正偷偷摸摸地闖入。

「麥可,這樣會不會不太好。」左首一名男孩怯怯地說道,還不忘朝漆黑的樹林看幾眼。

「你很膽小耶!」中間那名叫麥可的男孩大聲說道:「只不過是幅畫而已,怕什麼?」

「對啊!拿去,這給你拿著,你就不會害怕了。」右邊較高大的男孩說完,逕自拿給男孩一桶罐子,便頭也不回往前跑去。

「等等,傑森,麥可。」男孩吃力的拿著罐子,勉強跟在後頭。

三人穿過鐵欄杆,爬上窗戶,走上發出咿咿呀呀的破木梯,沿著長廊直走到底,費了好大功夫終於來到一扇上鎖的鐵門前面。

「看我的。」麥可從懷中掏出一根鐵絲,伸進門鎖中轉呀轉。

喀嚓一聲,鐵門緩緩打開。

三人拿起手電筒一照,立刻發現此行目標:正是牆角中一幅被畫布罩住的畫。

「這就是傳說中被詛咒的畫嗎?」傑森正打算拿開畫布,卻被男孩阻止。

「別…別這樣,我…我們還是回去好了。」男孩發抖地說著。

「哼!這有什麼好怕的。」麥可不屑地說道:「說什麼看過的人都會被詛咒?我上次來不也沒事?」

「對啊!」高大男孩大聲附和。

他慢慢拉下簾幕,露出整幅圖畫。

那是一幅畫著女子上半身的油畫,畫中女子畫得維妙維肖,簡直與真人無異。畫像看起來非常正常,只有紅色的畫面與那一雙隨時盯著你的眼神透露出詭異與不協調。

男孩呼出一口氣,看樣子不怎麼恐怖。卻見兩個夥伴居然拿起已經拿起筆刷,打開剛才的罐子,沾了沾裡頭的黑色油漆。

男孩們興奮地跑到畫像前面,在畫中添了兩筆:「嘿嘿!看我們為這幅圖畫上兩撇鬍子,這樣和亨利他們的打賭就贏了,明天我們就出名了!」

他們完全不知道,這樣的舉動,將帶來死亡災禍。

「大功告成!」

兩人比了勝利手勢,準備離開。

此時,畫中女子的眼珠似乎轉動了一下。

那陰森冰冷的視線不知何時正看著他們。

「啊!」男孩一聲驚呼,跌倒在地。

「怎麼了。」麥可疑惑地看著男孩奇怪的舉動。

「有……有……有鬼!」男孩比著畫像,牙齒格格打顫。

「什麼?」麥可和傑森同時往後一看。

畫中女子此時正緩緩伸出她的頭,一頭長髮散落到地上。她抬起頭來看著三人,不知何時伸出的白皙手指抹去了嘴上的兩撇鬍鬚。

「媽呀!」三人哪敢再看,連忙落荒而逃,連門都忘了鎖上。

身後傳來了淡淡的聲音,似乎是這樣說著:

「你們…逃不了……」

 

 

第二天,一名男孩被人發現死在家中。

一週後,另一人在古堡中上吊。

然而祂卻遲遲沒有找上男孩。

不久之後男孩搬到外地求學,遠離了這個噩夢之地,小時候的往事隨風而散。

直到高中畢旅,他再度回到這裡。

「真的嗎?這裡是你的故鄉呀!」少女靠在少年肩上,睜大水汪汪的眼睛:「我想在你的故鄉多逛逛,可以陪我嗎?」

「好啊!」少年抱住少女,兩人一起躺到床上,同房朋友早就知趣避開。

第二天一早,男孩起床時少女卻不在身旁。

少女在廁所用用水管將自己活活勒死,留下鏡子上用鮮血寫著的字。

「找到你了!」

 

 

男子回到恐怖的古堡中,回到鑄下大錯的那一夜。

房間裡的物品維持原樣,簾幕也保持當時扯開的樣子,地上還有潑倒的油漆和散落的筆刷。

與當時不同的是,他已不再是那個膽小鬼。他的左手多了一把槍,一把由魔法科學所製,足以干涉靈魂域的手槍。

他舉起槍,準心前頭,畫中女子惡狠狠盯著他,嘶吼著穿透畫面直朝男子衝來。

「砰砰!」

突兀的槍響劃破了寂靜的夜空。

男子冷眼瞪視流淌出鮮紅顏料的畫,畫中女子的臉扭曲變形。祂的身旁,無數臉孔掙扎著想從畫中煉獄逃離。其中,似乎還包含了他曾經熟識的面孔。

女鬼的手抓住了男子的腳,並且,自畫框外蔓延,大量乾枯的手同時自牆壁和地面湧出,一隻隻想要將男子拉入苦痛的折磨之中。

男子臉色鐵青,右手提著的桶子向前翻倒,濃厚的柴油頓時布滿整個古堡。

「永別了!」

他手槍連射,能量彈碰撞進入充滿柴油的畫作中,迸射出的火花瞬間化作熊熊烈焰。

驅趕邪魔的火焰吞噬了油畫,卻也無情攀上少年身軀。

那晚,淒厲的哀鳴聲傳遍古堡,成為了山腳下小鎮居民日後每晚的夢魘。至於雄偉壯麗的古堡,則化作輝盡,隨著恐怖的索命畫像一起,塵封在逐漸被人遺忘的心靈角落中。

直到今天。

 

 

肅武走在陡峭的石子路上,邊按摩著剛才被勒住的脖子邊回想剛才情形。

那些殭屍把他帶到這裡後就消失不見,完全莫名其妙。

祂們在打什麼如意算盤?肅武瞇起眼睛,看著週遭又是直通到底的小徑。簡直像是請君入甕,令人不舒服。

不過,既然對方盛情邀約,他也不好意思拒絕。無論如何,只要走到終點,一定能夠揭開所有陰謀。

在那裡,他們也必能找到要拯救的少年。

肅武腳下突然發出一聲清脆聲響,讓他不禁低頭。

水?

「不對!那是……?」肅武還來不及細想,一隻手已抓住他的腳踝。

「不好!」肅武大喊,使勁一踢打算甩掉鬼手,可惜未能成功。

鬼手用力一拉,竟將肅武拉倒在地。同時更多的鬼手抓住了肅武的身體,將肅武整個人拖進水裡。

「嗚……咕嚕……。」大量氣泡從肅武口中冒出,他明白肺中空氣正迅速流失。於是他急忙將手伸進背包裡一陣翻找,拿出一個氧氣面罩。

不愧是樹羽最強之人。

只可惜,一隻手也在此時抓住了肅武的手腕,手一僵瞬間,面罩竟脫手而出,肅武只能看著救命器材落入水中。

一隻鬼手自水中扶現,摀住肅武的口鼻,另一隻鬼手則勒住了肅武的脖子。

「大哥哥,來陪我們玩嘛!」

「陪我們玩嘛!」

伴隨著稚嫩的童音,無數蘿莉和正太緊緊攀附在肅武的身軀上,逐漸將肅武拖入冰冷黑暗的海水之中。

祂們嘻笑著說道:「和我們一起…….」

……死在水中!」 

 

 

 

-----------------膽小慎入--------------------

既上篇之後

新出了古堡的鬼畫加上水鬼

也算是交代了神槍手雷的過去和選擇成為魔學師的理由

科學與超自然力量的這場爭鬥,到底鹿死誰手?

ps.還有邂逅無數正太和蘿莉的肅武,又會有什麼樣的幸福發展呢XD

 

 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by  執日   106.09.01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執日 的頭像
執日

涅爾法納

執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4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4)

發表留言
  • 莫赤匪狐
  • 別....別這樣,我們還是回去好了. @@b
  • 狐大真的確定不跟來嗎?
    說好的大量可愛蘿莉就在眼前喔XDDDDDDD
    這張不止蘿莉,還附帶無數正太,還有美艷御姊跟淘氣少年
    一個願望三次滿足喔~~~

    執日 於 2017/09/04 21:46 回覆

  • TaMaSHI
  • 欸?什麼?無數蘿莉和正太OAAAAAAAO!!!!!
    不要待在那種地方啦~
    來啊,讓姊姊讓你們回家(於是孩紙們被Tama拐回去(?)
  • TaMaSHI做得好!!!
    肅武表示多虧TaMaSHI大大拯救了一行人
    等等
    這是不是哪邊出了問題?
    誘拐小孩可是判處三年以上,最高死刑的啊 A___A

    執日 於 2017/09/05 21:29 回覆

  • 謝曉賢

  • 哈囉~ 曉賢來了
    在上午發布第17號颱風 谷超 的海上颱風警報
    但到了深夜到明晨將減弱為熱帶低壓
    所以在今晚11時30分就會解除海上警報
    改發熱帶性低氣壓特報
    不用怕颱風來襲喔~
  • 哦哦哦
    太棒啦
    謝謝曉賢的溫馨提醒
    總算得見好天氣啦XD

    執日 於 2017/09/10 20:34 回覆

  • 言亦臣
  • 雷的故事告訴我們,不作死就不會死,以及找對象要小心。(不過我最好奇的是,畫中女鬼咋就找不到雷呢?)

    肅武加油!!攻略那些水鬼們!用愛(?)來淨化!!

    最後----原來預告說的大量蘿莉是在這裡啊!(恍然大悟)
  • 哈哈沒錯沒錯
    大量蘿莉跟正太喔(這個作者到底是有多糟糕啊 = =
    而且居然被肅武這麼紳士的正直青年給遇上
    好糟糕的展開啊(等等哪裡糟了
    所以下一章請繼續期待肅武正常發揮(被殭屍帶走什麼的絕對是故意的XD

    啊差點忘記雷的存在了
    咳咳
    可能女鬼是想折磨雷吧
    又或者是命格的問題呢
    不過算起來屁孩時代的雷也是被連累的啊
    說起來那種禁忌之類的事最好還是別輕易嘗試呢(抖

    執日 於 2018/05/20 18:07 回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