夜闌人靜,落地窗外星夜燦爛,映照在鵝黃色的床鋪之上。偌大的床上躺著兩個身影,一男一女,兩人之間以隔了一個長型抱枕做為不容越線的楚河漢界。

經過一天疲憊與折騰,艾莉特已進入夢鄉,可是同床的少年卻自睡眠中醒轉,輾轉難眠。

亞瑟睜開眼,看著手腕閃閃發亮的純金手環,以及那顆剔透晶瑩的方形祖母綠。他想起剛剛的夢,夢中他見到了孩提時的自己。

看著小男孩悄悄趴在窗沿,偷瞄著母親那張冷漠的側臉。亞瑟明白,那雙美麗的紫藍眸盼總是幼時他最欣羨著迷的渴望。

他多麼希望那雙眼能正視自己,關懷凝視著自己,即使只是矯情做作也好。

只可惜每一次他的冀求,都在那句「畜生,滾開!把我的梅迪還給我!」話中無情抹滅。

幼時他並不明白這句話的意思。

直到某天,偶然聽聞侍女們談天才知,母親原本早已嫁給帝國赫赫有名的騎士。亞瑟手上的手環,聽說就是他送給母親的訂情禮物,而那也是母親至死前都戴在手上的寶貝。

然而母親卻被父皇看上,因此被迫改嫁。父皇不僅橫刀奪愛,更殺了母親的丈夫與兒子,毀了她的家庭。

難怪母親對自己如此冷漠。

那名喚「梅迪」的人,就是母親原本的孩子吧!

說不恨他是不可能的事。但亞瑟更多的是忌妒,忌妒他能擁有母親的憐愛,忌妒他一個人能佔去母親心中所有的空間。明明一樣都是出自母親腹中的骨肉,卻有著天地般的差別待遇。

亞瑟嘆息。他看著眼前那名擁有亮麗藍紫色瞳孔的孩子,心中疑惑「梅迪」是否也和自己有一樣的瞳色?

男孩離開了窗沿,跑到了皇宮的長廊。

夢中的亞瑟跟隨著男孩走著。兒童的自己,總覺得這寬廣的迴廊特別漫長,和這個世界一樣陌生又寂涼。

一陣陣急促的腳步聲響起,一名面色嚴肅的男子自後方走過,孩童立刻躲到角落之中。

不知為何,看著男子背影,亞瑟想起了皇宮中唯一一名關心過自己的血親,那抹在長廊上駐留的純白背影。他明白,他這輩子是再也見不到那個身形。雖然眼前的孩子,卻流露著敬佩嚮往的眼神,在角落中窺探著那神聖的人影。

他總是追逐著那摸不著的背影,而那急促地腳步聲始終也未曾為他停下。大王子一直都沒有發現角落裡的他,好似從來不知道有這名弟弟一般。

直到那一天,日光正盛,始終忙碌的腳步第一次停滯不前。大王子罕見地駐留在長廊之上,渾身散發出一股乖戾之氣。

亞瑟後來回首,才明白這恐怕是將死之人所散發出的覺悟吧!

不知佇立多久,大王子出乎意料地轉過身,發現了偷偷摸摸的孩子。

「你是……亞瑟……嗎?」

印象中,大王子凝重的臉第一次透出詫異神色,乖戾的氣息瞬間散去。

那天,大王子微笑蹲下,摸了摸他的頭,勉勵他要好好活下去。

當晚,大王子刺殺父皇,發動政變。

三個月後,政變失敗,大王子的背影從此自皇宮消失無蹤。

這是亞瑟諸多兄長中,唯一關心過他之人,唯一…………。

自始至終,緊緊牽繫著自己手心的人一直都是維斯,也只有維斯……。

除此之外的童年,就只剩下圖書館中的神話,和那些已逝的英雄傳說。然而上蒼現在卻開了一個巨大的玩笑。他怎麼也猜不到自己居然在王權鬥爭中活了下來,並且加冕為王。

此後,亞瑟這個名字被王的身分蓋過。

瑪拉開始對自己使用敬語,就連維斯也像其他人一樣對他唯唯諾諾。亞瑟發覺原本陪著他的人與自己漸行漸遠,他深怕總有一天會徹底失去他們。

深怕,失去之後,自己會無法承受那樣的孤獨和痛苦。

所以他拒絕為王,拒絕碰觸任何一塊與王相關的領域。

只要不成為王就好了。這是什麼都沒有的他,最卑微的抗拒。

彷彿是呼應他的抵抗一般,上蒼讓他遇見了她。

一個不屬於王宮,不屬於人類國度,不會受到王的身份影響之人。一個回應了自己,向著自己敞開心房,願意接納自己的少女。

亞瑟翻身,凝望著艾莉特熟睡的臉龐。

那怕她是一名精靈,哪怕因為她,自己必須再度碰觸那不該碰觸的禁忌領域,揭開他使勁逃避的瘡疤。

只有這一次,他想要徹底抓住,再也不放棄!

亞瑟悄悄伸出手,偷偷跨過抱枕的障礙,牽住少女那纏滿繃帶的手掌。一股溫暖又柔軟的觸感自亞瑟手心直入心窩。進入夢鄉以前,他對天發誓,絕對不會放開!

 

 

------------------我是分隔線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沒想到自上一篇到這一篇居然花上這麼多的時間

只能說現在的工作環境真是艱苦啊(嘆

這幾個月寫小說的環境完全是12點後開著檯燈靠著一杯又一杯的咖啡在撐啊

真的是衝著這幾個月還默默來訪的好友們努力生出來的文

希望大家能夠喜愛

不多說啦,筆者要繼續為了五斗米折腰

如果這幾週(月?)沒更新也請別太意外,可能稿子還在周公那邊吧(逃~

 

 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執日 的頭像
執日

涅爾法納

執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