拋下了後方的槍聲與轟隆砲火,希洛斯都最強魔學隊伍,防衛者小隊的隊領袖,克里諾准將,正孤身一人探入基地內部。

從一路經過的通道上看來,基地大致的狀況跟他們收到的情報一樣,早已封閉停用,因此除了克里諾本身機甲發出的探照燈外,基地內部並無緊急照明之累的光線,顯然已經停止運轉一段時間。不過從這些牆壁的新穎程度,以及裏頭設施的使用狀況,克里諾可不會天真到真的以為這是一座報廢的軍用基地。

恐怕,從基地運轉到一半的機械來看,這座基地應該是突發了某種狀況,因而不得不強制封閉起來,甚至連備用電源都徹底關閉。

「打造這種等級的秘密基地,又製作出這些怪物,高層…到底又在打算些什麼?」

克里諾一邊暗自思咐,一邊又破壞了一座阻擋在前方的隔離鐵門。

同時,他也注意到鐵門的邊角,有一處可以容納一個成年人鑽出的破口。

設置了這麼多道的隔離防護,卻仍然無法徹底隔絕,看來這基地內部的傢伙,也是非同小可。

克里諾加深戒備,按照軍方給予的地圖,往裏頭持續深入。

反正無論怎麼思考,他終究會在基地的核心處,與那些被政府列為最高極機密的秘密實驗體進行接觸。這也是軍方調動他這樣層級的魔學師,親自來替這座基地善後的主要原因。

消滅基地內所有生命,除了必須回收的秘密實驗體外。

突然間,克里諾停下腳步,身後,不詳之力蔓延而至。

「一隻…不,兩隻嗎?」克里諾沒有回過頭去,光從周圍能量分布的改變,他便能準確掌握到敵人的面貌及蹤跡。只不過……,「什麼時候繞到背後去的?是從其他通風口道進來,還是從中途就跟在我的身後?」

這些怪物,還真是,不能低估呀!

兩團成年人大小,並且有著人形外觀的肉塊撲了上來,卻在男子機甲一陣閃耀之後各自潰散,癱軟在地上逐漸化作一攤的血水。

「這已經…不是單純的單細胞生物體了……」

克里諾轉過身去,仔細打量那團正在粉碎崩解的肉塊,其中還有骨頭、毛髮、血管與牙齒,簡直就像活生生的人類一樣。

人造生命體嗎?

不,不對!

這個活性和生命力,簡直就像是幹細胞…該說是腫瘤細胞才對!

「到底是什麼傢伙,為了什麼,製作出這種怪物?」

按耐著心中的不快與疑惑,克里諾沿著通道一路破開隔離門,同時順手消滅路途上的肉塊及人行怪物,不知不覺已經深入到基地的核心之處。

破開眼前這道特別堅固的隔離門後,少將眼前出現的是一個偌大的房間,四周的操作機器及牆壁上黯淡的螢幕,很顯然就是他一直找尋的地圖核心,也是這座基地的指揮中心。

「終於到了,讓我費了這麼大的勁!」

克里諾環顧四周,突然,一個微弱的能量引起了他的注意。

「克里…諾……」

細微的男性聲音傳來,克里諾一愣,連忙順著能量的方向轉去,果不其然,一名再熟悉不過的褐髮男子倒臥在牆壁一角,氣若游絲。男子的腳邊,由三座小型機器展開了防護網此刻正逐漸解除,猜想這也是為何一開始克里諾沒有馬上注意到他的主要原因。

「亞斯特?!」見到身穿白色實驗長袍的虛弱男子,克里諾大吃一驚,三步併作兩步跑到了他的身邊蹲下,著急地問:「你這傢伙,你怎麼會在這裡?」

然而,看到那名為亞斯特男子慘無血色的蒼白面孔時,克里諾的眼神黯淡下來。

「明明能量分布還這麼強烈,為什麼……?」

克里諾咬牙,一把掀開男子身上的實驗長袍,一塊塊爬滿身軀的肉團在觸目驚心的血液和破碎組織間吸吮蠕動,一點一滴啃咬著宿主的身體而逐漸強大起來。他的腳邊,幾支針筒散落在地,看起來似乎是某些能夠抑制肉團的藥物,但顯然已無作用。

克里諾的雙手拳頭,握得喀喀作響。

「哈哈…咳咳…哈哈哈哈………」

與克里諾沉痛的心情相反,亞斯特卻似迴光返照,癲狂的大笑出聲,期間還咳出了幾塊混著痰液和血液的肉塊。

「如果是你…是你的話……」亞斯特猛然一把抓住克里諾的領子,後者彷彿能在那雙白色塑膠手套之下看見蠢蠢欲動的肉塊,「…快…咳咳……快救……救出第,第十三號………。這…這樣我……,我這七年…咳咳…的心血……」

「心血?」克里諾一凜,隨即,所有事情登時在腦海中串聯起來,晦暗的瞳孔逐漸透出徹悟的神色。

「好友,為什麼……是你……?」

 

 

------------------我是分隔線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前傳持續開跑中

角色到此出來的差不多了

這篇主要著重在探索

下一篇會有比較多的來龍去脈和對話

希望大家別太討厭肉塊

 

 

to be continue........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by       執日     107.07.22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執日 的頭像
執日

涅爾法納

執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7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