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好友,為什麼……是你……?」

他握緊拳頭,沒想到這個危險的實驗室指揮者,居然是自己昔日的生死至交。

那一瞬間,他也明白這些肉團的細胞組織是從何而來。

他陡然間抑制不住心中怒火,憤恨地對著地上男子大吼:「你這麼做,白昕…白昕她根本不會高興啊!根本,一點意義都沒有……」

克里諾嘶啞地吼道,撕心裂肺的痛苦之音迴盪在整個房間中,傳來了陣陣回音。同時,透過聲波傳導,也引來了幾隻潛伏在暗處的肉團怪物,卻在指掌間被克里諾消滅殆盡。

「白…白昕……」聽聞女人的名字,將死的男人哈哈大笑起來,嘴角的血沫和碎肉一一噴濺而出。他神色瘋狂,口齒不清地道:「…對,對……我根本…根本救不了……白昕。但是……」

男子握住克里諾領口的力道加大,血紅自內部浸染了白色的袍子。

「但夢祈可以!」男子幾乎是耗盡所有生命的力量在吼叫:「用臍帶血…製作……瀆神細胞…,還有……十三號精神體………一定……一定……」

話未完,男子突然像是洩氣的皮球一般軟倒在地,那雙剎那間恢復明亮的銳眼再度失去光芒,無神地注視著灰暗的穹頂。

「…夢祈……。」

嘴角吐出那最後思念的名字,亞斯特,曾經躋身於三大頂峰之名的魔學師,曾參與七年前神武之戰的英雄,如今,也燒燼了生命最後的餘灰。

只是那雙睜大的眼,彷彿遺留未完的遺願,彷彿仍控訴著社會的不公……。

「亞斯特……」

克里諾渾身顫抖,他用力一捶地面,無可宣洩的憤怒直將地板擊穿一個大洞,卻也無法撫慰那失去了什麼的空虛。

「先是夢祈被神言者奪走,再來連你也失去了,這樣我…我要拿什麼顏面去見死去的白昕啊?」

克里諾仰天長嘯,悲憤的吼聲中流下了兩行淚水。

突然,剛才在亞斯特軀體旁布下結界的小型角架型機器動了一下,隨即噴射出氣體飛了起來。

「亞斯特的魔學兵器?」

足以屏蔽一切熱力與衝力的強大魔學兵器

其全力發揮,甚至能消滅場域內的熵能,與自身的魔學兵器有一定程度的相似。但相較起來,若自己是魔學師中的最強之矛,那亞斯特的兵器就是最強之盾!

克里諾心中雖慟,但卻並未失了理智。他很快回想起方才對話,抓住了亞斯特想對他傳達的重點。

若他猜想無誤,亞斯特退出前線後的這七年,應就是在這座地下基地中進行著某項實驗。而這項實驗,恐怕就是拿他與白昕所生出的女兒--夢祈--的臍帶血,製作出這群名為瀆神細胞的怪物。

「確實,若是傳說中神族後裔的造血幹細胞,能讓魔學科技飛躍性的進步吧!」克里諾看著小型機器在他身邊飛了一圈,接著朝門口飛去,「如果魔學師真的掌握了這股力量,那麼要對抗神言者,甚至太古神武,都不再是夢想。這樣一來,也能有機會順利救出夢祈了……。」

思及此,克里諾瞥了眼躺在地上的亞斯特屍體,手一揮,混亂熵能的魔學能力強硬的破壞了屍體上肉團的能量結構,給予了他們致命的一擊。

「好友,等我,我會好好安葬你的……。在此之前,就依你的意思,去救出第十三號實驗體!」

說完,克里諾沉穩地跟在小型機器的身後,往基地的更深處走去。

在破開兩道比起先前都還要更為堅固厚實的隔離門後,克里諾來到了一處全部都是隔離間的房間。

 

------------------我是分隔線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前傳繼續ing

由於這篇比較多的來龍去脈解釋

所以篇幅也比較短

希望不會給讀者造成太大壓力

下面即將開始進入前傳核心

希望大家繼續支持

感恩~~~

 

 

to be continue........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by       執日     107.08.26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執日 的頭像
執日

涅爾法納

執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9) 人氣()